2007/09/13

眷村的記憶:蘭州街上

蘭州街眷村 (by Audiofan)

重回蘭州街,是一場記憶的拼圖。沿路撿拾往日殘缺的片段印象,試圖拼湊出許久不曾想起的童年往事……


舊日遊戲場 (by Audiofan)

被植物淹沒的這座宅第,是我兒時的遊樂場。裡面住著朱奶奶、陳奶奶,和另外一戶人家。我老愛往陳奶奶屋裡闖,感覺和她特別投緣。聽說兩岸開放後她就立刻回鄉去了,再也沒回來過。

舊日遊戲場 (by Audiofan)

以前最愛在這裡爬上爬下,還曾經因此跌傷了腳。當時覺得這裡好寬好大,現在大概不用幾步路就能走完。只是眼前這副光景,連路都找不著,更別提進去散步。這邊失過一次火,苦主忙著把東西往外搬,事後一清點:東西掉了很多。原來趁火打劫確有其事,不是古人瞎掰出來的成語。

荒涼

老家對面的宋宅,內外都有庭院,大門大院教人欽羨。他們客廳有口大掛鐘,時間一到便會噹噹地響,小時候覺得這口鐘很是氣派。我從沒認真瞭解過宋家的背景,卻一心認定他們是有錢人,現在回想起來心裡暗自好笑。

宋家有個男孩喚做阿強,長我許多歲,對他不知怎地心懷畏懼,當作惡霸看待,卻想不起來人家做過什麼樣的惡事,但他笑起來露出兩顆虎牙的憨傻模樣倒還記得。如此這般看來,小孩的思考邏輯,確實令人費解。

宋家院子 (by Audiofan)

宋家外面的院子曾經長過一顆大樹,小時候我還爬過,但不敢爬高,頂多上到第一根樹枝。某次強颱把它連根拔起,大樹從此消失。我常常在這裡打彈珠,或是玩橡皮筋,野得像個小男生。

九重葛美術工作室

側門上的彩繪引起我的注意,這個老舊的眷村社區竟然有美術工作室進駐!從牆上和門板上的塗鴉看來,風格頗前衛。

荒宅一角

屋外光線閃爍,工作室的窗戶似有人影晃過。我在外面待了半餉,懷抱著一絲希望:會不會仍然有人住在裡面?直到確定那不過是自己無聊的幻象,這才悻悻然地離去。

祕密基地 (by Audiofan)

凹進去的小胡同是孩子的秘密基地,躲貓貓的藏身處。從前這兒有夏伯伯種的草藥植物,會開出小白花。小白花摘下來後有花蜜,小時候常常摘來吃。

夏寓

這就是夏伯伯家,我常常來此廝混。他們的經濟情況算是街上比較好的,擁有第一台電視。據說哥哥因為老是擠在夏家看電視,被人嫌棄。汪家人嚥不下這口氣,硬是買了一台電視回自己家,讓哥哥愛看多久就看多久。

我記得他們家有黑膠唱機,為了聽歌,所以老往夏家跑。夏家有位大姊姊,長我幾歲,相處得挺融洽,現在卻連她的名字和長相都記不得了!

眷村的記憶 (by Audiofan)

徐奶奶家看起來還維持得很好,或許還有人留在這裡。外面被水泥蓋起來的空地從前是座無人管理的花園,花跟草肆意生長。我喜歡在這裡抓蚱蜢、觀察小生物。當時覺得花園像森林似的,草長過腰際。園裡長了很多鳳仙花,我最愛撥弄成熟的果實,看它碰一聲迸出許多黑色的種子,以此為樂。

好遙遠的過去!但腦海裡的畫面卻異常清晰。終究,在這變化無常的世間,總還有一些東西,逃過時間無情的侵蝕,在心裡保存了下來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Real Time Analytics